我工作之前时候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想过类似的事情

然后工作以后经人介绍谈了一个

发现我原来是喜欢女生的......

所以现在每天活得好累

2018-12-17

Es Muss Sein?(短 已完结 HE)

东纶 短篇

陈安:



(00)



周末还有巡演,希望你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上。

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才开心吗?

……

我没有生气。



喔。原来你在意这个啊。

反正是卖腐不是吗?既然卖,那对谁都可以啊。

——不可以。不可以。

“你先把自己的情债算清再说吧。”



炎亚纶从睡梦中惊醒。他擦去额头的冷汗,湿漉的手拽着被子一角。过往的片段总在梦里闪现,梦与现实,颠倒错乱。他眨了眨眼,用手环住自己的腿,靠在膝盖上急促地呼吸。



"Pour ne plus m′envoler dans mes rêves."...

2018-12-11

【东纶】人寰

范西:


喜欢的事物,不想失去的事物,都渐渐增加了。

辰亦儒结婚那天,飞轮海打着时间差在典礼上合体了。
台上的伴郎团个个丰神俊逸,为首的汪东城敛着标准的营业笑容完美应对着任何可能实况转播的镜头,他想以后他自己结婚都不会如此神经紧绷了。
仪式进行到给双方父母敬茶的时候,台下因为已婚没办法做伴郎只能带着两个孩子的吴尊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的炎亚纶,他摸黑坐下,抬手就掏出两个红包。
吴尊小声说你干嘛,今天红包应该给新郎官。
炎亚纶硬塞给neinei和max,顺带掐了两把脸过足干瘾,他说新郎那份早就给过了,这是提前给小孩的新年红包,反正过年一定见不到。
灯光亮起,汪东城笔直地站在舞台边上遥遥地看着炎亚纶低着头跟...

2018-12-01

鸽子(已完结 BE 私设不上升)

陈安:

笃笃。


他敲了两下门,没人应。


“不好意思——我进来了哦?”


汪东城跨步推门,霎时扑起来一层灰,颗粒在半空飞舞,他咳得飙泪,抓出兜里的气喘喷剂服食,才堪堪好转。


他仰头看了看,光是走廊的灯就足以证明这是有钱人家,而自己的鼻塞重感冒还没转好,就被老板叫来照顾残疾人。对比之下也太凄凉。


他穿过门廊向内走:“您好,有人吗?”


没人应。


他掀开门帘,左右张望:“请问有人——”


回身时吓一跳:角落不知何时现出一个人。约莫二十岁,坐在轮椅里,眼神阴鸷,面色苍白。


这应该就是那个“就是脾气太坏”的照顾对...

2018-11-28

小甜品

素材马克

青柠:

     炎亚纶总是喜欢洗完澡以后钻进汪东城的被子里,裹着自己,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满脸无奈的汪东城。

     后来,汪东城也就默认了两人一起睡的这个事实。

     直到有一天,炎亚纶皱着眉头鼓着脸问汪东城:“和喜欢的人接吻一定要闭眼么?”

     汪东城也没怎么认真听就点了头,然后,炎亚纶就闭着眼吻上了汪东城的唇。

    “我们同床共枕这么长时间了,是时候更进一步啦。”

 ...

2018-11-27

Let's be psychos together.(短 已完结 HE)

东纶 甜文

陈安:

汪东城曾出过一本书,起名《梵谷与我》,他用梵高自画像的画风,给自己也画了一张自画像。
 
“谁的父亲死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


谁的爱人走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



汪东城年轻时候的外形太像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孙猴子,他心里真正住的却是金蝉子,炎亚纶是孙悟空,不信天也不信地,只信自己。汪东城劝他慈悲,所谓慈悲就是:放下仇恨,体恤众生。


炎亚纶笑笑。他哪里信。


那太假了吧。


害他的他耿耿于怀,伤他的他忘怀不了,他对别人的恶意有惊人的敏感度和记忆力。


他常常陷入无可摆脱的悲...

2018-11-27

大概是异次元的异次元(糖)

东纶 文

陈安:


不知什么时候起,陆续有人跟他说,你的性格真的很硬。原本孤身一人还不觉得,后来圈子打开了,才发现自己的确跟人不太一样。


挨揍的戏要求对手戏演员“一定要真打”,塑造角色的时候每天24h摇滚乐在耳朵里震,甚至为了表现角色的痴情,兜头浸在雨幕里三小时,顺便还把病中戏给拍了。


炎亚纶看他的眼神带着怒火,他知道自己又要被骂了。
 果然第一句就是。


“你是猪吗?”


小孩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碘伏棉签,啪一声把杯子扣在桌上,里面的感冒冲剂溅出来两滴。


他把碘伏棉签掰开,表情就像这根棉签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2018-11-27
1 / 7

© 七千嵗 | Powered by LOFTER